首页
> 关于我们 > 企业文化 > 兵工文苑

特能集团 吉喆:堤畔春光

发布时间:2020-03-31

  的确是因为久违了的踏青的欲念,此番一到河岸堤畔,便被突如潮涌而起的桃红柳绿,扰得目光无法承接,不由得就叨念起了南宋朱熹的七言绝句《春日》。

  记忆中少有能熟记的古诗词,少年时曾热衷过一阵子背诗,但完整记下来的极少,这首《春日》应该算是其一了:

  胜日寻芳泗水滨,

  无边光景一时新。

  等闲识得东风面,

  万紫千红总是春。

  ……

  诗中 “泗水滨”是孔子在齐鲁讲学的一个地方。从未北上过的朱熹,何以居南北望怀想金人权制之下的思想高地,莫不是孔儒之学至俗的广博,拟或家园故国情愫的坚倔,一旦萌发吐蕊,便是一路春风。

  是否有可以属于我的“泗水之滨”?

  其实那天在河边的行走,我由目而心感念得最多的诗句是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”。

  自从家旁这条灞河河道经疏浚修缮,再现盛唐长安“灞柳飞雪”的主题景象,这段河堤就成了晨风暮色中闲庭漫步的首选,尽管有时也人满为患如闹市聒噪。从树木掩蔽的绿色长廊甬道看出去,周边的现代楼宇便觉得是一种静伫,倒也间或地呈现出些许古拙与温和悠远之色。即便心里明白这里的耕植犁种尽显人工雕琢的匠气,但毕竟绿色的树木与各色的花草是自然之物,且在这里默默营造着另一种快要习惯了的自然,八九年成十年下来,踏春消夏赏秋走冬,已然就对此地不舍且不彼了。

  本来,对新一轮春光的期待,总是容易让人淡忘曾经春光的欣喜与感伤,所以才桃花依旧,人面已非。而此次春光再度桃花依旧,却涵意大有不同——

  乙亥年末,庚子年春,荆楚疫变,万巷空寂,九州一心,举国扛鼎……

  此情此境以及此时,已逾惊蛰将至春分,我们是错过着时间的节奏才来踏春的吧,所以,窗外乍泄的春光才是这等的令人去领略一分奢念、一份急切!

  果真不一样的,举目所及之处,早已满是新鲜的味道扑面,蓬蓬松松地注解着阳光的色彩。果真不一样么?驻足停留之间,依旧还是熟悉的萌动入目,兜兜转转地如期着时节的声音。

  虽桃花依旧,而疫变之中,桃花里的春风毕竟是别有风物的;又曰,虽疫变之中,而桃花果然依旧。

  我边走着,边在这等无忌的思辨中消磨着自己。

  不用多说,今天或者这个时节如我一般在河岸堤畔行走的人,大概都会这么类似的以不同以往的心情看桃红柳绿。

  此时的河岸堤畔,可谓一步桃花十步柳。远观近望,花都是劲劲儿地灿烂着,我并不在意那些形状各异的花们名之为谁,也并不真的懂得花语所谓,就当那些开着的和准备开的,都是桃花好了。倒是柳枝儿算得上潇洒,高高低低长长短短地聚着嫩色,稀稀疏疏密密匝匝地垂在漫天里,如烟如雾如纱如绦,静静地飘摇,仿佛每一丝每一线都有想要诉说的什么一般,等待风的来临。

  人间已满春,山河可无恙?

  从浅解朱熹的“胜日寻芳泗水滨”,到咀嚼崔护的“桃花依旧笑春风”,我无意唐风宋韵的时空转换,却发现自己更眷顾此时行走的河岸堤畔。

  原本捡拾起这些诗句,只是作为此次踏春思悟的些许点缀,却不想自己的潜念之中,竟然早已有似曾的暗香,从千年之外而来——

  如春风化雨,半是逡巡,半是执意。

关闭窗口
相关链接:
高擎旗帜 构筑“红色堡垒”——晋西集团党委扛起主体责任 打好两个战役
北重集团特钢事业部喜添海外项目订单
东北工业集团大华公司:疫情,挡不住国产化之路
北化研究院集团兴安公司:筑牢防线 跑出复工复产“加速度”
友情链接